黑犬

想要成为独当一面的人

卫宫饭真好看……感觉又活过来了。以及感觉里面的切嗣爸爸处理得柔和了好多啊……因为画风的原因有时眼睛是看不出没有高光的,就很萌的纯黑色的豆豆眼。他们吃得开心时,感觉自己也要砰的开出一朵花了。
深夜看美食番最为致命。啊,以及幼年士郎和大河姐做饭真是太可爱了……厨艺好有时候非常加我好感。

给关注我的人

我是个无趣的人。现实生活中一无是处。主博客里放的也是自己的絮言絮语,没有粮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关注我,无论是之前也好,现在也好。也许是有什么我不清楚却能博君一笑的东西存在吧。我将您的关注视作某种方面的肯定。总之,现在,感谢您的关注。

前一秒为他们忙碌又有趣的生活会心一笑,后一秒心就沉了沉。虽然知道有这个情节,虽然这个情节已经被提过无数遍,但还是很难过。我能做什么呢,我什么也做不了啊。我知道他将放手世界,而我能做的只有幼稚地去留住他。说什么不寂寞,其实是骗人的,哪有什么夜宵party呢……staff们都为了确保他们的“存在”而不眠不休……一点都不擅长撒谎啊,罗曼。沉默着,移开目光,然后微笑着用谎言安慰我们。不要这样啊。总是一个人扛着。但是我又能做到什么

虽然说是每个作者对角色理解不一样,每个人认为的文章的ooc都是相对的是与非的……但是有些事情对这个角色本身也ooc过头了吧,不是一句ooc预警就能解决的问题。下药梗真是太过恶俗了,看到的时候怀疑自己的眼睛……
会说出那种话的人,会后悔那种事的人,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呢。他可以是A或B,但绝对不是作者说的有着那个名字的人。不过是,强行把他的名号加在作者自己臆想的另外一个人的头顶而已。是牵线木偶罢了

我把自己弄丢了

呜哇哇,钱永远都攒不了,买本子买挂件根本剩不了多少钱

那是一眼看上去就会涌起希望的场景,失去的伙伴归来,除去的冠冕再戴,还有,一切都恢复原样。怕是无论是谁,都会被吸引住目光而忍不住靠近去触摸吧。
然而,藤丸立香深知它的可能性渺茫,它的背后是虚无,只是某人生出的一个愿望化成的场面。藤丸立香一向有很多殷切的愿望,很多都实现了,除了这个。
她闭眼,慢慢地往回走,没有向她的欧律狄克告别。

对喜欢的太太试图表现出亲昵的态度总会紧张,字打打删删,纠结着是否恰当而不会显得僵硬,过去好几分钟,直到自己催自己不能太迟回,才点下发送。然后看到对方很快亲和地回复我——是天使啊,被治愈到有想在床上打滚的冲动

称您能表示出尊敬和喜爱,是舒适安心的,纯读者与作者间的距离。叫昵称就感觉会更近一步。昵称什么的>A<

下一页

© 黑犬 | Powered by LOFTER